皓哥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 >

让秦国变成天下第一后,处死商鞅成为最佳的选择

2019-10-13来源:来养生网

本文为纯原创,文字是我写的,插图是从我画的《漫画中国通史》(共10册)中节选的。三到四天才能完成一篇,长期在头条首发。如果有不当之处,敬请指正。欢迎关注、转发。

用他可以定国安邦,不用他就杀了,放出去就是个祸害

公元前361年,秦国的孝公即位。这时的天下有七个较大的诸侯国,但在七国中最秦国是最弱的三国之一,经常遭受周围其他诸侯国的欺压。尤其是赵、韩两国,趁秦孝公继位未稳之机,隔三差五的就会派兵来袭扰一下秦国。而在秦国的国内,各官僚贵族专权独行,大有随时架空秦孝公的架势。

让秦国变成天下第一后,处死商鞅成为最佳的选择

秦孝公是个有远大理想的人,他清楚地认识到,长此以往,秦国必亡。于是,秦孝公决定改变秦国这种落后的局面。强国就要人才,可是找个人才又谈何容易。于是,秦孝公想了个办法,向国内外广散消息,开出优厚的条件,四处招募人才。

消息发出后,四方人才如潮水般涌来。秦孝公见了不少,但没有一个让他看得上的。不久,从魏国来了一个叫卫鞅的人。卫鞅(约公元前395年-公元前338年),公孙氏,名鞅,是卫国顿丘(今河南省濮阳市清丰县)人。他是一个没落的贵族子弟,自小饱读诗书,理想远大。可惜卫国是个弱小的国家,满怀报国之志的他根本找不到发挥的舞台。于是,他从卫国来到了强大的魏国,打算在这里找找机会。由于他是从卫国来的,人们就称他为卫鞅。

此时的魏国是天下霸主,人才济济,卫鞅在魏国呆了很久也没受到重用。奔忙多年后,才托关系在魏国的相国公叔痤手下谋了个中庶子的闲职(类似于现在秘书处的众多秘书之一)。

公叔痤不愧是大国名相,看人的眼光独道。卫鞅也确是真才实料,经得起现实的检验。很快,公叔坐便发现卫鞅与众不同,断定此人若有合适的机会,肯定会成为定国安邦之才。但可惜的是,此时他已经年老多病,没能力去一点点扶持这个年轻人。

在公叔痤病危时,有一次,魏惠王来探望他。公叔痤便郑重地向魏惠王推荐了商鞅,说商鞅是个人才,可以接他的班。如果不想用,千万不能让他去别的国家。公叔痤的话有两层意思,商鞅非比寻常,如果魏国重用他,魏国就能永保诸侯霸主的地位;如果让他去别的国家,别的国家很可能会让他治理成霸主,将来也许会成为魏国的灾难。

但魏惠王并没有把公叔痤的话当回事,只当他是老昏了头,说胡话。公叔痤死后,魏惠王既没有重用卫鞅,也没有杀他。因为在魏惠王眼里,卫鞅就是一个平庸之人,根本不感兴趣。但十几年后,现实果然残忍地应验了公叔痤的话。(《史记·卷六十八·商君列传》)

四处碰壁,三次面试后才被秦国国君看上。

卫鞅又在魏国熬了几年,就在他为自己的前途而发愁时,秦国招募人才的消息传到了魏国。

卫鞅当时就决定去试试,因为他明白,如果一直呆在魏国,他只会在无限地嗟叹中终老,不可能干出他理想中的事业。树挪死,人挪活,也许到了秦国他能找到一个好机会。

让秦国变成天下第一后,处死商鞅成为最佳的选择

卫鞅见秦孝公并不顺利。开始两次面谈,秦孝公并没有相中他,只觉得卫鞅所说的治国方略与其他的人完全不一样,激进、强硬、庞大,但又有些道理。后来也许是实在没有更合适的人,秦孝公怀着矬子里面拔将军的想法,再一次召见了卫鞅。

卫鞅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接受秦孝公的面试,成败就在此一举。于是他改变了谈话的策略。不再谈之前的治国方略,而是大谈特谈他能把秦国打造成一个诸侯强国,天下霸主。这一招正中秦孝公的下怀。两人一连谈了两天,越谈越投机。于是,秦孝公当场拍板,重用卫鞅,让他来变法强国。

让秦国变成天下第一后,处死商鞅成为最佳的选择

此时的秦国地处偏远,官场积弊多年,派别众多。变法改革如空手推山,阻力重重。改革的消息刚一散布出去,反对声就如潮水般涌来。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保守派左司空杜挚、太师甘龙。这两人都是朝中老臣,在官场深耕多年,军政两界亲属、幕僚众多,关系网遍布全国。由于卫鞅的改革要完全打破旧体制,建立新制度。这种改革势必会导致之前形成的利益链被重新分配甚至是削弱、打击。所以,以他们俩为代表的各派反对势力让刚即位不久的秦孝公感到了空前的压力。

让秦国变成天下第一后,处死商鞅成为最佳的选择

但秦孝公清楚地认识到,如果完全听保守派的,还是这样过下去,秦国要不了几年就会被其他诸侯国吞并。但换个角度来讲,秦孝公还要依靠这些势力强大的保守派来维护自己的王权,如果和他们彻底闹翻,轻则马上发生内乱,重则会丢了自己的王位或性命。

经过再三思量,秦孝公采用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变法依旧进行,但力度不要太大;保守势力的话也听,但小规模改革也必须实施。

《垦草令》逼得农民只能种田,别事都不能干。

在秦孝公的授意之下,卫鞅将自己的庞大变法内容进行了大幅缩水。最终发布了一个主要针对农业的《垦草令》。后世都将此视为卫鞅变法的预演版,是秦孝公对卫鞅变法没有十分把握的情况下,进行的一次试探。

《垦草令》颁布于公元前359年,共二十条,概括起来主要有下几个方面:

第一、刺激农业生产。例如禁止农民买粮食吃,随意迁居、交往,以此来迫使他们专心种田;同时全面整顿官场风气,保证各地官员廉洁奉公,勤政为民,不得出现影响农民耕种的行为或措施。

第二、抑制商业的发展。例如商人不得随意卖粮,提高酒肉价格;加重集市、商品的税收;禁止百姓开设旅店、客栈;军队中不得有歌妓舞女;商人必须为军队提供兵器铠甲;商人家里的奴仆也必须服役等。

第三、改变社会风气。建立联保制度,让人们互相监视,如果一个人犯罪,其他人就要一起受罚;加重对那些心胸狭小、性情暴躁、好吃懒做、挥霍钱财、阿谀奉承行为的打击力度。禁止有学问的人四处讲学,以避免增长老百姓的见识。

第四、削弱贵族、官员的特权。例如官员贵族不得过多收养食客;贵族子弟除嫡长子外,其他的男丁必须服徭役,提高官员贵族子弟免除徭役的条件;严格限制官员贵族雇用佣人的数量,以迫使官员贵族子弟亲自下地劳动。

第五、建立全国统一的田租制度,将山川河湖等非种粮资源划归国有,并且禁止农民以此谋生。

如果要用几句话来概括《垦草令》,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逼着农民去种田打粮,其他的事一概不得过问;减少官员、贵族、军队、商人中那些吃闲饭的、投机钻营的人,并逼迫这些人也加入到种田的行列。

俗话说得好,胳膊拧不过大腿。官僚贵族们的反对声音再大,也架不住秦孝公的态度坚决。从另一方面来讲,《垦草令》也不会给官僚贵族们造成切肤之痛,无非是减少了身边一些吃闲饭的,切断了一些原本就不该存在的灰色利益来源。于是,他们就忍了。一年多后,秦孝公惊奇地发现,持续多年的国家粮食短缺情况不但消失了,而且仓库中存了许多余粮;闹事的农民少了,种田的农民多了;官员办事的效率明显提高了,社会变得空前安定。军队也变得比以前更有秩序,战斗力明显提升。

第一次变法,先玩个立木为信,竖立自己的威信。

这让秦孝公觉得卫鞅的改革是行得通的,完全可以让弱小的秦国强大起来。于是,他决定让卫鞅放手一搏。

公元前356年,秦孝公任命卫鞅为左庶长。左庶长级别很高,且有实权,是非王族成员所能做的最高官职,民间素有“上马治军、下马治民”之说。

有了秦孝公的大力支持和信任,手中也有了实权。卫鞅很快就出台了新的变法政策,这被人们视为秦国的第一次正式变法。这次变法也可视为《垦草令》的升级版。涉及的范围比以前更广泛,力度更大,细则也更多了。例如实行连坐法。一人有罪,哪些人员该跟着受罚都有了明确的规定;强制百姓互相告密,有“奸”不告者,处腰斩之刑;明确军功奖励细则,普通士兵斩敌一人,可授爵一级;另外还有废除官位的世袭制度、建立二十等爵制等诸多细节。

为了打消人们对这次变法的质疑和反对,卫鞅并没有急于公布这次变法的具体内容。他打算策划一个小活动来向大家证实他的决心。

让秦国变成天下第一后,处死商鞅成为最佳的选择

一天,他让人在都城最大集市的南门外竖起一根木头。这个大集市每天都人来人往,是个人员非常集中的地方。

卫鞅让人在木头旁边贴出告示:有谁把这根木头搬到集市北门,就赏给他十两黄金。很快,就有大量的人被吸引了过来。面对相当于一个壮年劳动力几年收入的赏金,人们议论纷纷。因为这是一根极其普通的木头,是个成年人就能扛得动,为什么给这么高的赏金呢?大家都担心这里面有阴谋,所过了很久都没有人敢动。

于是,卫鞅将赏金提高到了五十两黄金。这个赏金数目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有多少人一辈子都攒不了这么多钱。重奖之下,必有勇夫。于是,有个人抱着鸟为食亡,人为财死的决心,壮着胆子把木头搬到了集市北门。搬到北门后,卫鞅真的给了他五十两黄金。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卫鞅大声地说出了自己最想说的那句话: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凡事说到做到,决不食言。消息很快传遍了四方,人们都知道左庶长卫鞅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不久,在秦孝公的大力支持之下,卫鞅正式向全国公布了变法条例。面对如此多的苛刻要求和严酷的处罚规则,那些没权没势,逆来顺受惯了的平头百姓选择了默默接受;那些略有势力的中小官员则开始反对。但在国君秦孝公和已经身为左庶长的卫鞅面前,这些人的反对基本是徒劳的。他们要么被强力打服,要么被贬职罢官,有些人甚至为此丢了性命。

让秦国变成天下第一后,处死商鞅成为最佳的选择

很快,变法条例就深入到了秦国的每一个角落。村里的百姓再也不敢打架闹事,违法乱纪了。变法条例时时牢记在心,以免触犯刑律,落个株连几族的下场。从此两耳不问天下事,一门心思耕种几分簿田;中小级官员也一改昔日的老爷作风,或多或少地为百姓办点实事;经商的也尽量规范自己的行为,以免扣个奸商的帽子,罚得一辈子翻不了身;四方游学的士大夫再也不敢随意评论时政,以免无端灾祸从口出。

官僚贵族开始不择手段地报复,结果他把太子的老师脸上刺字,鼻子也割掉了。

这次改革最有切肤之痛的当数秦国的上层官僚贵族。

他们的第一个痛点就是利益遭受重创。在变法之前,旧贵族的爵位和俸禄是世袭的,也就是一人为官后,他的爵位和俸禄可以在子孙后代中一代代传下去。卫鞅变法后,爵位和俸禄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凡是没有建立军功的人,其待遇便会逐步取消。这就意味着,全国将有许多本可以一辈子坐享荣华富贵的官僚贵族子弟要沦为平民,将来得为了养家糊口而下地劳动。相反,那些在战场杀敌有功的平民则可以按军功封爵受赏,成为新的贵族。

第二个痛点就是权力被大大削弱。变法前,许多官僚贵族都有自己的封地,这些人掌握着封地的生杀大权,税收物产统统归他所有,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但变法后,官僚贵族们的封地变成了由国君统一领导的郡、县。一切行动都要听朝廷的统一安排,所有的政令条律不得与朝廷冲突,权力比以前大幅缩水。

卫鞅的变法可谓是把双刃剑。对于秦孝公而言,通过这次变法,他手中的权力更牢固了;打击那些坐吃山空的旧官僚贵族势力也有借口了;社会也变得更有秩序了;军队也更有战斗力了。所以他是欢迎的,支持的。而对那些习惯了不劳而获的旧官僚贵族而言,他们都恨不得将卫鞅碎尸体万段。但有秦孝公做靠山,他又不敢公开和卫鞅作对。既然明的不行,那就来暗的。

不久,那些反对变法的人给卫鞅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秦孝公的儿子、11岁的太子驷有一个很熟的幕僚,有一天,反对变法的人设陷阱引诱这个幕僚犯了罪(有的说是藏了当时禁止收藏的儒家典籍,也有的说是议论朝政),按当时的规定,此人要重罚。但随后反对变法的人又说服太子把这个犯了法的幕僚藏在了家中。紧接着,反对变法的人又到朝廷告发了此事。与此同时,那些反对变法的人也开始大肆炒作,一时间,全国上下都知道太子窝藏了罪犯。

这事的确让卫鞅很为难,按他颁布的新法规定,太子必须重罚。如果重罚太子,不仅秦孝公那一关不好过,而且太子将来继位了也肯定要报复自己。如果装聋作哑,他辛辛苦苦推动的变法就要大打折扣,甚至是半途而废。

好在卫鞅足够聪明,他对秦孝公说,太子年幼无知,再加上又是王位继承人,我不能处罚未来的天子。但太子犯错,他的两位老师公子虔和公孙贾要承担教育失误的责任。于是,在秦孝公的默许之下,卫鞅狠狠地处罚了太子的两位老师。公孙贾脸上被刺字(字为黑色,一般为侮辱性语言,且终身洗不掉);公子虔则被割掉了鼻子。随后,商鞅还以执法者的身份狠狠训斥了太子。

这件事很快传遍全国,引起了极大轰动。卫鞅更是一鼓作气,趁机向反对他的旧官僚贵族发起了全面反击,在渭水边一下子斩了700多个反对变法的人。这一招果然够毒,一下子把那些旧官僚贵族的气势打了下去。从此再也不敢公开抵抗变法。那些在变法中本该引起注意的矛盾也被暂时掩盖了下去,卫鞅的变法得以高歌猛进。

让秦国变成天下第一后,处死商鞅成为最佳的选择

为了变法强国,他每天都冒着被刺杀的危险,甚至不惜诱杀多年至交。

公元前351年,逐渐强大起来的秦国将国都从栎阳(今陕西省西安市阎良区)迁到了地理位置更优越的咸阳,以图谋更大的发展空间。在迁都的同时,秦孝公又命商鞅进行第二次变法。

较之于第一次变法,第二次变法的内容更为激进、全面,几乎涉及了社会的各个方面,其主要内容有:国家承认土地私有,允许自由买卖。但这些做法引起了新一轮的土地兼并,产生了一批新贵族地主,而底层百姓始终都没有摆脱受剥削的命运;全面推行县制,设置县一级官僚机构。这使得大量原来有封地的官僚权力缩水,利益减少;统一度量衡制。在全国的度量衡统一之前,许多官僚、贵族、地主向老百姓征税时用大量器,而向国家交税是则用小量器,从中赚取大量差额。但统一后,这种灰色利益就消失了。按户按人口征税,使得那些门客、奴仆众多的官僚贵族要么缴纳高额的税,要么遣散家中的门客、奴仆,以减少税收的压力。

总体而言,卫鞅的变法提升了秦国的国力,促进社会的发展。但在变法过程中过分强调轻罪重罚,而不重视教化引导。过分的管控百姓行为和思想,使人们的日常言行自由都受到限制。对官僚贵族的打击过快,过狠。因而导致社会各阶层都对国家积怨颇深。从平头百姓到官僚贵族,都视卫鞅为仇敌,想杀死他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他每次出门时,都要带上大量的卫士来保障他的安全。

让秦国变成天下第一后,处死商鞅成为最佳的选择

公元前340年,卫鞅又做了一个令人惊叹的事。强大起来的秦孝公想夺回之前被魏国占领的土地,于是便派卫鞅率兵去攻打魏国。魏国大将公子卬以前是卫鞅在魏国时的好友,开战前,卫鞅以私人的名义邀公子卬来和谈。此时秦魏两国实力相当,再加上魏国正与其他国家打仗,因此并不想和秦国开战。当接到卫鞅和谈的邀请后,公子卬便怀着对昔日朋友的极大信任前来谈判。让人没想到的是,卫鞅在会谈后就将公子卬扣押了,然后趁机大破魏军,迫使魏国交还了过去夺走的土地。这一仗虽然打赢了,但卫鞅欺骗、捉拿老朋友公子卬的事也迅速传开了,大家都觉得卫鞅这个人太冷血。这就导致那些被他打压的人更怕他、恨他,更想置他于死地。因为让这样一个冷血的人久留下去,必定后患无穷。

夺回被魏国占领的土地后,商鞅立下了大功,秦孝公特意下令将商地(今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商镇)15个邑封给了他,由于封地在商,于是人们就将卫鞅改称为商鞅。可悲的是,此时商鞅正在大力废除分封制,推行郡县制。所以,当他心安理得地接受秦孝公的分封后,秦孝公对他多年的信任便转变为担心。因为好不容易将以前享受分封制的旧贵族打了下去,商鞅又成了新的分封贵族,辛辛苦苦十几年的改革又回到了原点。

秦惠文王登基第一件事就是杀商鞅,安定天下。

两年后,公元前338年,秦孝公因病去世。19岁的太子驷即位,史称秦惠文王。

秦孝公终于死了,那些被变法政策打压多年的各阶层都想借这个机会阻止变法,甚至是让社会制度退回到变法前的状态。这让新上任的秦惠文王压力山。他心里很清楚,国家能有今天,完全利益于商鞅的变法。但如果不及时平息积怨已久社会矛盾,国内随时会爆发动乱。他得想个办法,既能平息社会矛盾,又不让父辈多年变法的成果付诸东流。

在秦孝公死的第二天,惠文王就召集心腹商讨对策。最终大家得出了两个结论,第一,大力任用得益于变法而成长起来的新官僚贵族,以巩固多年变法带来的成果;第二,处死商鞅,以安抚心怀怨恨且有实力的旧官僚贵族。这样既能让被变法政策打压多年的人消除心头之恨,又能防止社会开倒车。

可是从国家层面而言,商鞅是国家的大功臣,秦国的强大完全利益于他十几年的变法。杀他得找个合适的理由,否则会留下千古骂名的。

最终,秦惠文王的异母弟弟公子疾出了条妙计。他让人先散布消息,说秦惠文王要为当年那两个被商鞅处罚的老师报仇,并摆出一副随时会捉拿他的架势。这一招果然凑效,吓得商鞅躲在自己的封地,连去咸阳为秦孝公奔丧都不敢。几天后,商鞅实在是坐不住了,于是便带着一些心腹逃往魏国。但魏国人以当年他诱杀公子卬为由,断然拒绝了他。于是,商鞅又回到封,准备组织武装反抗,这下更给了秦惠文王把柄。于是,他便以镇压商鞅反叛为由,派几万大军直扑商地。小小的商地根本不是几万秦军的对手,转瞬间便被踏平。

关于商鞅的结果有两种说法,一是在混战中被杀死;二是战败后逃跑途中被活捉。不管是哪一种结果,反正他最终是落入了秦惠文王之手。随后,他被当众处以车裂之刑,也就是传说中的五马分尸,死得极为悲惨。

一个花二十年心思让国家强大起来的改革者,最后却用自己的鲜血在历史上画下了一个红色的记号。是是非非,任由后人评说。

让秦国变成天下第一后,处死商鞅成为最佳的选择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orzojp.com/xuexi/49451.html
(本文来自皓哥娱乐整合文章:http://www.orzojp.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orzojp.com ©2017 皓哥娱乐

皓哥娱乐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