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哥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 >

小说连载(17) 苏胜才 一个精神病患者的回乡梦

2019-07-21来源:西部汽车网

一个精神病患者的回乡梦


十七

 

    好长时间没听到小米的消息了,自从刚从川头堡回来之后去看艾林老太太而只见到小米一面之后,就再也没去过那让人心情复杂的地方了。可是后来不知是哪一根弦自己跳了一下,就忽然想起那个聪慧的女孩子来。

    我去找我的朋友苏棣。那一天天色阴沉着,有一阵没一阵的秋风吹得马路上的落叶时不时地换一个地方。时光如流水,其实秋风更像流水,或者说秋风是另一种形态的流水,落叶如浮萍一般,被秋风漂来漂去。树上的叶子越来越稀疏了,在秋风中铃铛一样发出响声,一幅暮秋时分颓败的景象,把人的心情弄得很糟糕很不成样子。我推开了苏棣的办公室门,我看见他正坐在他那也有些时尚味道的木制圈椅里吞云吐雾,眼前放着一堆稿子,还有大半茶杯子酒,那酒香飘满了一屋子,和着烟雾一起裹住了他自己。

    他一看见我进去,就一下子直起了身子,满脸的惊奇。



    我操,还真有奇迹呢。他一开口就是这口头禅。记得有一次开笔会,他讲了两个钟头的课,说了不下上千个“我操”。一个文友给我说,他认真记数了一下,是一千一百二十一个,我摇了摇头表示不信,谁想他为了证明这一点,拿出了两张二百格的稿纸,每格一个“正”字,画了整整一页,第二页上画了一行零三格,最后一格是正字的上面一横,看来他还要继续画下去,假如苏棣还要继续讲课的话。我把这事给苏棣讲了,苏棣很惊讶的样子。他说还有这样的有心人?不过这样的有心人要是把心思放到创作上是会有出息的。

    第二堂课开始后,苏棣就把这件事讲了。他说,我操,我向大家道歉,我有一个很不好的口头禅,这是我上大学时一位讲美学的年轻教师无意当中传授给我们的语言习惯。我也曾经给他在课堂上记过正字,他说的自然比我说的要多,我也很反感,可是后来我也把它带在口头语里面了。后来我们毕业的时候,我们全系只要听过他讲课的学生都带上了这个口头禅,甚至女孩子也时不时地溜出这么一两句来,让人哭笑不得。他停了停又说,我操,这不是好习惯,我尽量注意。可是待到他正式讲课,又带出来了,下面一阵哄堂大笑。他马上意识到了,他有些难为情地说,我操,看来这跟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的“那么”一样,是积习难改了。我们不管它了,愿溜出多少就溜出多少来吧。下面一阵小声的私语。他笑了笑,又开始讲课,不过后来还是少多了。那个记他正字的文友下课时又给我看他的成果,不过才二百来个。我又把这事给苏棣说了,苏棣说,我操,这个人在创作上不会有大出息的,创作最怕钻牛角尖了。不料这话也还真给说对了,那位文友几年来,创作上很勤奋,但成果却很少,只在一些小报纸上发了些小文章,而且还是填报屁股的居多。



我说,我操,什么奇迹?他听出了我话里的揶揄,笑了笑说,我刚想得抽个时间和你聊一聊,你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说,聊啥呢?

苏棣说,我问你,我们是不是好朋友?

我说,咋了,是不是又有哪个杂种在背后捣什么鬼了。

苏棣说,不是那回子事,我们之间有啥鬼可捣的。我是说,我们是好朋友,你咋把这么个破东西拿来给我看?他说着就从那稿子堆的最上边拿起一本稿子来向我摇一摇。我知道那是我前几天让别人带给他的一篇小说稿子。我不觉脸一热,我知道那稿子不行,可是我怀了侥幸心理,想他是好朋友了,一抬手就过去了,没想到他这么不给我面子。你知道,我已经好长时间没作品了。自从生了那场病,就一直没写过东西,思维很疲懒,别人都认为我已是江郎才尽了,别说好作品,怕是连赖作品都写不出来了。为了证明自己,就把以前的一篇旧东西从箱底翻出来改了改,在电脑上一打就让人给带到了他那里。其实,让别人带这篇东西,你就能明白我自己对这篇作品的态度。



    我脸热之后,就有些底气不足,就有些说话讪讪。我说,我知道那不是个东西,可是最起码可以向人证明,我不仅还活着,而且也没有江郎才尽。苏棣听我这么一说,就那么很让人难受地一笑,身子住后一躺说,我操,我说你这个老水咋变成了这样子。你光听到了别人说你江郎才尽的流言,咋就没听到另一种说法?我说,还有哪一种说法?他说,你这个家伙有了那么点屁大的病,就真以为自己病入膏肓了。好多人都说你最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闭门在弄一鸣惊人的大部头呢,你知道吗?我困惑地也有些心惊地摇了摇头。苏棣说,你别骗我。我知道你最近正以你那次生病的种种遭遇为蓝本写一个东西,还在我跟前打个屁的马唬眼。我当然就有些吃惊,你怎么知道的?苏棣这时就露出他的本相了,一脸的得意一脸的未卜先知,美美地吐了个大烟圈,眼看着天花板,把一双臭脚丫子聒不知耻地交叉着放到桌子上说,你们几个的创作动向哪一个我不知道,就更甭说是你了。你肚里的那点小九九能瞒得过我?!这倒是实话,我不得不服。他处在这么个位置上,就有那么个能耐。谁让社会这么看顾他呢?他是以创作做阶梯进入这个殿堂的。因此就有许多人对他又敬又恨,像他这样的编辑是最苛刻的。



    我说,你这个家伙太不仗义了。我的东西不好是实话,可也轮不着你把臭脚丫子搁上去呀。

    苏棣又是一笑说,这算什么?我们那时候把多少名著都放到火堆里焚之一炬,或者泡成了纸浆制做粗糙的包装纸或卫生纸了,我把脚放到旁边怎么了。我不还得一本本地翻看吗?

    我知道我说不过他,于是把话题往我来的目的上转。可他问我,你说怎么办老水,是扔到废纸篓里吗还是拿回去修改一下再发?你不仅白白地浪费我的时间,若是这样发出去,怕把你的脸也丢尽了。

    我说,无所谓,发不出来就算了,我也没心思也没时间改它了。再说,我今天来也不是为了它。

    苏棣说,那你是为了啥?

    我说,我想打听一个人。

    苏棣说,打听谁?是小米吗。说着他就把臭脚丫子放下桌子,一下子坐了起来。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你会算吗?我确实没想到他会一下子直奔主题。



苏棣一脸暧昧,紧紧地盯着我说,我就知道你会来问她的。我问你个事,你要给我说实话。他停了停说,你是不是经常去找小米?我有些茫然,我不明白他怎么会这么问我。我说过我刚从川头堡老庄回来后去看艾林却只看到小米,后来就一直未去过那儿,在哪里又见小米呢。

    苏棣说,我也是听人说的,没有去就好,我相信你。小米出事了你不知道吗?

    我心里一惊,她出什么事了,我一点都不知道。她出什么事了?我又问。

    苏棣看我认真的样子,就一脸的平淡起来了。他说,她自杀了。

我又是一惊,为什么?



苏棣说,谁知道呢。你知道她当坐台小姐的事吗?我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她怎么会去坐台呢?干什么不好去干那丢人现眼的事,她还上过自费呢。再说,我看她也不是那样的人啊。苏棣说,你知道是谁供她上的自费吗?我摇摇头,不知道。不至于是某个包她的男人供的吧,再说那时候她才多大。苏棣说,差不多吧。公安局负责她案子的那个朋友说,他们从她的卧室里搜到了几本日记,里面详细记载了她从上高中起的生活经历。我说,她从上高中时就堕落了吗?苏棣说,不是,上高中时她还是三好学生,可是她没考上大学。那时候,她的父母觉得她已经长大了,因此就结束了为她而努力维持了好多年的徒具形式的婚姻,把她判给了女方。可她的母亲所在的企业不景气,一个月才发一百多的生活费,根本无力再供她复读。我一惊,她不是说她还有奶奶、父母和小妹吗?苏棣一脸的不屑,她那么说你就那么信了?我老实地点了点头。我说,在艾林老太太家见面的时候,她不是给人感觉挺好的吗?



    苏棣说,这话倒不假。从根本上讲,她不个坏姑娘。她家不在这里,她来这里是因为她初中的一个同学在这里当坐台小姐带她过来的。我说,一过来就被人包了吗?苏棣说,她没有被哪一个男人包过。一开始她坚守阵地,后来就不坚守了。她看到她那个同学因为坐台也出台,一晚上的收入是她三天四天,甚至一周的收入,她就心里不平衡起来。她认为她的条件咋着也比她的同学强,她要是做,肯定比她的同学更强。再加上她同学的引诱,故意让她看黄色录相,故意在套间里和带来的男人莺声浪语,她就终于坚守不住了。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她是想挣够学费去上自费,后来也终于实现了这一点,但是自费出来想找一点体面的工作来改变她曾经的处境谈何容易。后来经人介绍去了艾林老太太家,干的也挺好,也再没有重操旧业,但艾林死了后,她的生活出现了危机。她也相处过几个对象,但都没有成功,这其中的原因你也知道。后来她去一家歌厅当大堂经理,又被老板骗了。她悲痛欲绝,一时想不开就割腕自尽了。

    我说,你咋了解得这么多?苏棣说,公安局办案子的朋友把日记借出来我全读了。刚才我问你是不是经常去找小米,是因为在她的日记中有你的名字,你一定没想到吧。



    我说,一开始没想到,但现在想到了。对于一个喜欢记日记的女孩子来说,像我跟艾林老太太那样交谈的事件,像艾林老太太去世之后还去打听艾林的人,她肯定会认真记下的。

    苏棣说,就算是吧。那你怎么看小米的死呢?

    怎么看小米的死?只能说社会人心都太险恶了,而小米又太脆弱,适应环境的能力太弱,当然自杀对她来说,不无是种解脱的方式,而且是最佳方式。可是从其它方面考虑,能这样看吗?有人肯定会认为她死得很是不值,既然别人骗你,你不能去骗别人吗,你的智力并不比别人弱。死了算啥,对于那些猪狗不如冷心肠的人,只不过给添了些话谈而已。可是你能同意这样的观点吗?其实,人已经死了,我们不妨从宽处想,她的死也许正是一种对良知的呼唤呢!

    可是我们又能责备谁呢?还是让小米永远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吧。


苏胜才,甘肃省作协理事,金昌市作协主席,出版有长篇小说《河边冰草》,长篇报告文学《天眷流泉》,中篇小说集《燃烧的玉米》(上、下卷),散文随笔集《西部行走》等八部。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orzojp.com/xuexi/21731.html
(本文来自皓哥娱乐整合文章:http://www.orzojp.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orzojp.com ©2017 皓哥娱乐

皓哥娱乐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