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哥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2019-09-10来源:天津之窗

今天我们就来说一说《钢琴家》这部电影,它的前身,据悉是根据劫后余生的波兰籍犹太音乐家维拉德斯洛·斯皮尔曼出版于1946年的回忆录《死亡的城市》一书改编而成的影片。主人公斯皮尔曼曾被公认为那个时代最有希望的新星,前途一片光明。在1939年,年仅27岁的他每天都在波兰电台弹奏自己的音乐。也就是那个时期发生了战争。当敌军的炮火打中了电台的时候,他还没有演奏完那首肖邦的作品。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在战争来临的时候,走投无路的钢琴家只好卖掉了心爱的钢琴,并和全家人一起被赶到了城中央的几个高墙圈起来的集中营内。在那里,他只能在餐馆里弹弹钢琴,来换回一点点充饥的粮食。在这个已经无法看到任何希望的危难时刻,音乐只能是作为一种谋生的手段,而失去了它那让人为之激动更为之沉醉的力量。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后来,德国人要把他们送到通向“更好的地方”的火车上。在一片混乱之中,一个朋友一一一个“犹奸”一一把钢琴家揪出了人群,使他得以幸免于难。但这种好意的相助,却也使他从此与亲人生死相隔。孤身一人的钢琴家被迫在战火中流离失所,想尽一切办法在混乱的城市中苟延残喘。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为了最起码的生存,他甚至不得不用那钢琴家的手指去扛着水泥与土豆,去帮助抵抗力量传递武器…所有屈辱和不幸的遭遇都使他更加坚定了一定要活下去的信念,为了死去的亲人,更是为了他自己,还有他始终割舍不下的对于音乐的那份执著的爱。直到最终找到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他才饶幸地逃离了集中营,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并在一对日尔曼演员夫妇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几经转后得以藏匿在德国人的街区中心。​当一切灾难都成为遥远的记忆后,钢琴家又能弹奏自己心爱的钢琴了,可是那些曾经为他的生命做出了牺牲的人,却永远地被留在了历史的最深处,再也无法听见他用自己充满感激之情的心来演奏的音乐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这就是导演罗曼・波兰斯基结合了他自己在二战中的遭遇拍摄而成的杰作《钢琴家》。尽管本片并非他最为成功也最具实力的一次创作,但他直面人生的勇气还是极大地感动了这个世界。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影片在一经推出后所取得的巨大成功也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对于全世界的影迷来说,能够看到《钢琴家》这样的影片无疑是幸运的,因为它至少要比同类题材的《辛德勒的名单》等影片更为深邃也更为真诚;而对于导演波兰斯基本人来说,这部影片也显然是他用来告别那段困扰了他一生的痛苦回忆的最佳方式。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这是一部以《钢琴家》为主人公的电影,但音乐并非是它的主题,有关的只是生存,且偷生,如动物般在死神面前默默周旋、支撑以及乞求它的恩赐。因为热爱生命才会惧怕死亡,因为珍惜生活才愿苟延残喘。那个我们轻易得来的生命要在苦苦支撑后才懂得它的价值,オ会洗去“偷生”的羞耻。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这是这个电影首先要告诉我们的。至于音乐以及钢琴还有那个钢琴家,则是后来的事了在电影的世界里我们多多少少期盼着一些杰出的东西,比如英雄和伟人;也等待着一种超然的变化,比如浪漫和勇气。这些都没有在电影中出现。它花了个半小时的时间来表现平凡,平凡的求生,平凡的互助,甚至屠杀都是平凡的了杀得随意,人命如草。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电影中并没有出现太多关于音乐的镜头。被困在一个小公寓里的钢琴家坐在钢琴面前,但因为不可以发出声音而只能默默地用手指在键盘上来回抚摸。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的: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朋友和倾落者帮助的情节被淡化了。没有任何激动人心的对白,没有英雄的气概,彼此都只是在自保的前提下再伸出援助之手。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没有勇士和献身,因为能保住生命就是英雄。活着比死去更难、更令人毛骨悚然。影片中几乎没有讲到音乐,音乐被忽略不记,只是因为要讲一个求生的故事和浪漫与理想毫无关系。为什么?为什么导演选择了这样一个角度来讲他的故事?他用了大部分的篇幅来讲述平凡是为了表现平凡吗?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然后,钢琴师就来到了那座房子,一座被废弃的房子,也是德国人暂时办公的地方。但钢琴家不知道里面有一架钢琴。钢琴家应该死在那座房子里,因为一切人为的因素和运气他都用尽了。他踉踉跄跄走进那座房子,死神在那里等他,还有钢琴。这时,一个德国军官出现了。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他,也就是那个弹贝多芬的人,那个演奏德国音乐的德国人,也是死神,注定钢琴家要死。钢琴家告诉德国军官他会弹琴。肖邦的作品在他手指下飘然而出。音乐首先是生疏的,像电影中的两个主人公;音乐也是冷的,是天气还是钢琴师大久没有练习?音乐渐渐流畅起来,他的手指恢复了记忆。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肖邦出现了,这个波兰人,他出现了,站在一个德国人和一个波兰人之间。他的演奏从平和升为激昂,从弱小变为高大,肖邦的音符里有波兰的忧伤和快乐,但难道里面就没有德国的悲愁和喜悦吗?它什么都有,惟独没有仇恨,因为仇恨是丑陋的,进人不了音乐里去。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由贝多芬引出的一段戏,肖邦把它推向了高潮。这被凝聚了的平凡突然汹涌地化做了铺天盖地而来的激情。一直躲在故事幕后的导演这时候站出来讲话了,他说:“我要用一个波兰人来感动一个德国人,然后用这个德国人的感动来拯救一个波兰人;用音乐来救一个钢琴家;用音乐来抹去国家和种族的界线,来超越偏见和仇恨。”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于是再一次,我看到了贝多芬走进那座房子,穿着德国军装,还有肖邦,破衣烂衫坐在钢琴前。然后是音乐,脱下他们这一切一切的外表。他们是他们,从来就是他们,放下屠刀,还有那求生的面具,里面闪闪的不朽的是他们的音乐,波兰人的,德国人的,全人类的,音乐,在我们面前。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他在世界电影史上的“罪恶大师”的独特称谓。尽管波兰斯基曾经遭遇过人世间最深重的挫折,也曾经有过一些令人不齿的劣迹,但他却始终受到电影同行和广大影迷的一致推崇。如今已经年逾70的波兰斯基,在2002年完成了自己电影生涯中的又一力作《钢琴家》。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本片一经问世,不仅接连在各大国际性影展中斩获了众多殊荣,就连美国的奥斯卡奖也适时地承认了这位电影大师成绩卓越的一生。在他没有出席的颂奖典礼上,经久不息的掌声也终于见证了早该属于这位大师的那一份辉煌与荣耀。

《钢琴家》在生与死面前,音乐是微不足道,在战争面前,音乐哑了

令人欣慰的是,在《钢琴家》一片取得了如此辉煌的成就后,早已作为一代电影大师的波兰斯基却并未因此而停止自己在艺术道路上的继续探索和不断前进。对于这位电影大师即将在不久后推出的全新力作,显然全世界的影迷都有更加充分的理由去加以期待。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orzojp.com/shishang/38562.html
(本文来自皓哥娱乐整合文章:http://www.orzojp.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orzojp.com ©2017 皓哥娱乐

皓哥娱乐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