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哥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

皇帝的新装和“子非鱼”

2019-05-24来源:中国文具网

        今天我们聊一个和交流、沟通有关的话题,具体讲,就是如何将大家心知肚明的一些信息,变成大家认可的认知。为了说明问题,我们先从一个大家都知道的老套的故事讲起,那就是安徒生的童话《皇帝的新装》。 在这个故事中,皇帝没有穿衣服这件事其实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被说出来,这种信息被称为“共有信息”,也就是说你我他都知道,没有什么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当这个信息被一个孩子说出来之后,整个天就塌了。为什么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一旦被捅破会产生这么大的麻烦呢?从信息论的角度讲,那个孩子说的那一句话不包含任何额外信息。 “大众信息”与“共有信息” 说到这里,就要讲另一个概念了,就是“大众信息”,在英语里叫做Public Domain。大众信息和共有信息是有差别的。当孩子说破这件事之前,虽然每个人都知道皇帝没有穿衣衫,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其他人和他有同样的看法,或者说已经得到了同样的信息,直到孩子点破这件事,大家才确定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也就是说,在一个和人之间有交流的环境里,每一个人是否得到了信息固然重要,每一个人都知道其他人也获得了同样的信息可能更重要。从“大众信息”到“共有信息”变化的这个过程,才是信息引起质变的过程。 在生活中当然没有蠢到不穿衣衫的皇帝,但是类似皇帝新装的事情常常很多。


比如在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到来之前,其实每个主要的银行都知道次贷出了问题,当时替我管理部分资金的高盛就帮我卖掉了某一类的资产,而花旗银行也把很多次贷产品卖给了对美国情况不是很了解的外国银行。也就是说,“次贷有问题”这件事,已经是投资者们都掌握的信息了,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其他投资者是否也清楚。如果大家不认可这件事情,即使你的看法对了,并且采取了行动,也会倒大霉,因此大家都不说。在电影《大空头》里,那个独眼的医生迈克尔·布瑞发现了这件事后第一个将它说了出来,结果几乎遭受灭顶之灾。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人选择不捅破窗户纸。当然,当次贷问题从“共有信息”变成“大众信息”后,天就塌下来了。迈克尔的命比较大,他不仅因此翻身,还大赚特赚了一笔。 今天,这种事情在各位身边其实经常发生,比如某一种虚拟货币,本身就是庞氏骗局,但是为什么还有人买,或者继续持有呢?因为他们在想,虽然现在我知道了这是骗局,那是一种空气币,但是别人是否知道呢?如果别人不知道,或者别人知道了装作不知道,这个骗局至少暂时是安全的。


当然,任何一次“共有的坏消息”变成“大众的坏消息”时,由于灾难来得太快,绝大部分人是逃不掉的。 讲到这里,很多人会觉得,如果大家能达成一个共识,都不把窗户纸捅破不就行了么?这其实是做不到的,因为人个体的行为具有独立性,此外当问题积攒到一定程度时,一切就由老天爷控制了,非人力所能为。不过今天我想说的是另一个方向的风险,那就是不把“共有信息”变成“大众信息”的风险。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在电影《花样年华》(2000年王家卫导演的一部很经典的爱情电影)中,梁朝伟演的周慕云和张曼玉演的苏丽珍,彼此爱上了对方,而且也能感受到对方爱自己,但是都没有表白。这种感情对他们来讲其实是共有信息,但是不是大众信息,因为男女双方并不知道对方的想法其实和自己一样。最终这两个人永远地和命运失之交臂,共有信息从来不曾变为大众信息,因此他们的爱情就没有结果。这种事情在青年男女中其实很常见,这也才让表白这件事变得很重要。很多时候,天鹅是被第一只癞蛤蟆吃掉的。 


我们经常见到朋友之间,特别是男女朋友之间,时不时地发生这样的抱怨,抱怨对方不了解自己的要求,不理解自己的心思。但很多时候,朋友之间并非想法不一致,而是人在对方未开口之前很难确定自己对于对方想法的猜测是否对,也不清楚自己的一番心思对方是否明白。 两千多年前,庄子和惠子有一个关于“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辩论。庄子讲,鱼在快乐地游水。惠子就抬杠说,你不是鱼,怎么知道鱼快乐呢?庄子就沿用惠子的逻辑说,你不是我,怎能知道我知不知道鱼快乐呢?惠子又反驳道,正因为我不是你,不知道你的想法,同样,你不是鱼,也就不知道鱼的想法。惠子在这里面其实犯了一个逻辑错误,就是自己没有的能力,不等于别人也没有。他读不懂庄子的想法,不等于庄子读不懂鱼的想法。当然,在现实生活中,人要清楚对方的想法是很难的,而且常常因为不知道对方的想法,因此采用最稳妥,让自己最安全的做法,比如《花样年华》的两个人选择不表白。但是世界上的悲剧常常源于这种做法。 因此,今天在单位里,你可能有一个要求,如果你提出来,大家也认可,因为大家已经心知肚明了,属于“共有信息”。


但是你不好意思提出来,大家只当不知道,因为总不便于在你没开口之前别人主动开口,于是它就成不了大众信息。很多误解就这样产生了,时间一长,这些误解其实无法弥补。美国总统、政治学家伍德罗·威尔逊在研究一战爆发的原因时发现,虽然当时不应该打仗是共有信息,但是因为没有哪个国家主动说,我不希望打仗,生怕因此在外交上吃了亏,于是共有信息始终没有成为大众信息,最后在彼此不信任的情况下大战爆发了。 因此,我们平日里最好的做法,就是主动把共有信息变成大众信息,这就如同在战争中最安全的城市是不设防的城市一样。如果我们觉得薪水低了,不妨直接把这种想法说出来。否则,即使老板觉得可以给你涨点工资,但是他可能在想,或许这个员工自己觉得薪水还Okay呢,如果是那样,我何必多此一举呢?而你呢,可能在想,我去年工作那么努力,老板应该会想到给我涨工资。


最后,你的工资没有涨,你怨气很大,老板则在想现在补救他或许已经没有用了,于是就没有做,其实他不清楚这时只要他给你补偿,你会不计前嫌的。最后,双方在猜疑中,关系越处越僵,直到你离职,他损失一员大将为止。 有些人问,如果我的想法都不设防,别人是否会占我便宜,或者觉得我太实际?其实,那些想占你便宜,或者觉得你太实际的人,都成为不了你合作的伙伴。事实上你无法取悦所有的人,能做的只是让那些对你的要求认可的人成为伙伴和朋友。 我有一位朋友是很有名的企业律师,他从来不免费给朋友提供法律上的建议。一些人刚认识他的时候知道他精通企业法,在聚会的时候会和他讲,“我有一个小问题能否请教你一下?”他会明确地讲,如果是关于法律本身的问题,比如有限公司和有限责任合伙人这两种企业有何不同,他会简单地给你解释清楚,因为作为律师,他有义务免费普及法律知识。但是如果涉及到你具体的法律问题,比如你开了一个咖啡店,应该注册成哪一种,他会很明确地讲,这个问题需要到他的办公室谈,而且他的收费不低。如果谁认为他因此就不够朋友了,那些人对他来讲本来也无法交往。这位律师从一开始就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所有人,因此你如果觉得他是可以一起爬山、打球和聊天的朋友,尽管和他交往,如果觉得可以因为关系熟,获得免费的法律咨询,那就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人如果不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信息公开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别人就可能对他产生误读,这样最后带来的损失一定比自己公开想法更大。 Facebook里唯一一位来自大陆、一口气做到副总裁位置的人是魏小亮博士,扎克伯格带有广东口音的中文就是他教的。他能做到这么高的位置,与他将自己的想法明确告诉扎克伯格有关。很多年前魏小亮就和扎克伯格讲,“如果我发现自己在Facebook里无法再获得更大的成就,我就走人了”。扎克伯格对此就有心理预期,因此每过一段时间就要给他一个更大的任务,然后在任务完成后提拔他一次。


当然,如果遇到一个不愿意提拔下属,或者只喜欢老黄牛一样光贡献不索取的下属的老板,魏小亮是混不下去的,但是反正那也不是他想待的地方,那种幻想早一天破灭早一天解脱。 最后讲回到我们自己,我们常常需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把共有信息变成大众信息,只有当我们的要求成为大众信息后,才有实现的可能。在东方的文化中,很多人不善于将“共有信息”变成“大众信息”,并且自己拿文化来为自己的不主动辩解。但是,如果一个人不能跨过这个坎,那么他就只能看到一个个机会从身边溜过。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orzojp.com/shishang/2595.html
(本文来自皓哥娱乐整合文章:http://www.orzojp.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orzojp.com ©2017 皓哥娱乐

皓哥娱乐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