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哥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风尘中的“小人物”

2019-08-13来源:黑龙江行业网


没有什么,

比那些深扎心底的回忆,

更加值得记住。



杨记 麻辣烫


大概是在08年左右,

第一次被同学带着去吃麻辣烫。


那时的杨国福叫做“杨记麻辣烫”,

最初的价格是3.5元一碗。

物资匮乏的年代里,

能有这样的一种美味也是幸福。


灰暗的房间之中空气都显得有些压抑,

可这也难以掩盖从中溢散而出的香气。

屋子内陈设简单,没有任何装饰物。

几张算不上新的桌子和几把生锈的铁倚就是这里的一切。

水泥地面上坑洼不平,踩上去却异常踏实。

这种低端,不卫生的陈设却是那个年代里人们踏足最多的地方。


抓菜区客人是不能涉足的,

员工熟练的一手抓着菜筐,一手快速掠过菜品。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

口头禅是:

“不要豆芽、海带、大头菜。多放豆皮”。

 在大锅中沸腾的火色

不出3分钟,

一碗热气腾腾的麻辣烫就摆在面前。

浓郁的香气早就打消了一切对于卫生的顾虑。

每个桌子上都有装满的辣椒碗。

鲜红夺目,沁人心脾。

随后肆意的将滴着红油的辣椒融入自己的碗中。

混合了辣椒香气的蔬菜,

配合浓郁的汤底,送进口中。

便是那时不可多得的幸福感。

当时的麻辣烫还是用这种塑料袋套上,方便丢弃


随后的几年里,

杨记更名为“杨国福”。

疯狂的在东北的土地上扎根发芽。

如同雨后春笋般迅猛生长。

最盛大的时候,

每隔几百米就是一家。

价位的逐步增长,

依旧难以打消消费者们对其的热情。


而就在杨国福如日中天的时候,

一盆冷水从天而降。

“罂粟壳事件被爆出。”




罂粟壳事件


最初加盟杨国福的那批商家,

也就是从杨记麻辣烫开起来的那批。

基本都赚了个盆满钵满。


常去的那家,

老板娘脖子上坠下的足金项链,

和门口出现的小轿车足以证明。


仔细回想下,

那时候确实对麻辣烫有一种执念。

每个周末无论是自己还是和朋友都要去吃。

至于是喜欢那种在寒冬中温暖果腹,

还是单纯的被这种美食所“折服”,

谁又能说清楚呢。


....


“罂粟壳事件”大概是在2010年前后爆发的吧。

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信息爆炸是多么恐怖的事。

图片来源:网络


那时候还没有网络,

上初中的我们还没有手机。

可“罂粟壳”的消息就如同墨汁一般,

瞬间侵染了整个小镇。

在一传十的传播过程中,

“罂粟壳”被完全魔化。


上瘾只是初期症状,

更有可能出现,学习退步,食欲不振,肢体不协调,甚至是痴傻致死等传言...

可以说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

孩子们的父母则更是如此。

明令禁止孩子们再去吃。

如果你爱吃麻辣烫,

那段时间你的学习退步和各种其他情况全部会被归结于吃麻辣烫...


现在回想,也是好笑。

人们总是宁愿相信身边人所言,

也不会自己亲自去验证事情真伪。


那一年之中,

超过一半的麻辣烫店倒闭,

留下的全是占据了地利优势的店铺。

他们借助商场,学校,车站,这几个地方,

坚持了下来。


而在这场“浩劫”中,

我常去的那家关门了。




『风尘中的“小人物”』


近十年后的今天,

麻辣烫即便是使用先进的技术,

干净整洁的设备,还是装饰优雅的屋舍。

依旧逃不出历史留在它身上“脏、乱”的感觉。

它永远登不上大雅,

但留下了难能可贵的真实。

就像是在风尘中随波逐流的”小人物”,

永远不能逆风而行,

却也是如此朴素,亲切。

整齐,种类多样的菜品柜,却总是少了什么


初中时说,长大了一定去四川吃正宗的麻辣烫,

可长大了才知道,四川根本没有麻辣烫这种东西。


如今,

我们摆脱了“看客”的束缚,

琳琅满目的菜品让我们有了更多的选择。

干净卫生的设施打消了心中的顾虑。


可它却失去了味道。

再不能填补过往中回忆的空缺。


现在的它,

虽死犹生,

虽生亦死。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orzojp.com/lvyou/29329.html
(本文来自皓哥娱乐整合文章:http://www.orzojp.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orzojp.com ©2017 皓哥娱乐

皓哥娱乐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