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哥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格言 >

【小说】刚过门的高价媳妇,受不了!

2019-06-25来源:广州视窗

001,意外

我和傅景行的第一次,纯属意外。

那天很晚了,我从酒吧出来,烂醉如泥,我眼瞎,随便拉开路边一辆车就上去,醉醺醺地喊着回家回家。

等我依稀清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在酒店。

这一夜,混沌而漫长。

……

第二天清晨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怀里,我俩四目相对,我从对方深邃的眼眸里看到自己的狼狈。

完蛋了。

老娘守了二十几年的纯洁就这么完蛋了。

相对我的惊慌,男人便太过沉稳了。

他不疾不徐的下床,开了一瓶圣培露猛地喝了几口后问我,“多少钱?”

我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地看着他。

他面不改色地从钱包里掏出支票簿,一气呵成地签了一串数字,“唰”地一声撕下来放在床头柜上,不咸不淡地问,“够?”

我顿时脸色变了,感情把我当成卖的了!?

男人骨子里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冷漠和强势,周身散发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场,如同王者,君临天下。

那种踩到狗屎的感觉太叫人生气了。

我忍着心底的火气,一丝不苟地穿好衣服后,从牛仔裤兜里找出一块钱的钢镚塞到他手里,笑得童叟无欺,“蹩脚的技术,最多值五毛,不用找了!”

什么人啊!

他脸色一沉,眸光骤敛,冷峻地盯着我。

要是目光能杀死人,我可能当场气绝身亡。

我飞快逃了。

离开酒店后,我打车回了住处。

彻彻底底洗了个澡后,呼呼大睡。

我告诉自己,这件事,就当被狗咬了一口。那被狗咬了,你也只能认了不是?只能怪我自己不小心,掉进坑里。

再不行,反正瞧他那样貌身材还可以,我也不算太亏吧。

人生啊,谁还没点意外呢?

做人要想得开。

嗯,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傅景行。

 

002,邂逅

  半个月后,我拿着外婆给我的地址,来到了西京别墅区。

其实哪里需要地址?

我曾在这栋别墅里住了十年。

二十七年前,我妈叶敏仪女士和下乡的知青陆远声好上了。

那时候的陆远声长得帅,站在一堆参差不齐的下乡知青里,简直就是玉树临风,人中龙凤。

城里来的知识分子,撩妹也是一把好手,陆远声专挑大晚上约我妈出去看月亮,顺便放几首邓丽君麻麻酥酥的情歌,再顺便讲点乡下姑娘没看过的外面的世界,等月光正好的时候就顺便推倒了妈,再顺便怀上了我。

后来下乡结束,陆远声要返城了,临走时拉着我妈的手发誓一定会回来带她去城里。

可谁晓得?陆远声在城里早就结婚了,还有个五岁大的女儿。

我妈牵着两岁大的我找到陆远声的时候,他已经是个颇有成就的小企业家。

陆远声如泣如诉的忏悔拌着甜言蜜语哄了我妈做他的小三,一做就是十年。

十岁那年,我妈怀着弟弟即将临盆,被方晗芝推下楼,生下弟弟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撒手人寰。方晗芝栽赃嫁祸到我身上,我被陆远声毒打一顿后,扫地出门,让我自生自灭。

最近陆远声生了一场大病,在鬼门关溜达了一圈回来,良心发现,把我接回陆家。

我原本不乐意,但想着我妈死不瞑目,大仇未报,那帮孙子却逍遥自在,我心里很不爽。

另外就是,半年前外婆被查出心脏病,我需要一笔巨额的医疗费。陆远声答应只要我肯回陆家,外婆的一切医疗费用,他来承担。

于是,我回来了。

摁下门铃没一会儿,佣人来领我进门。

刚踏进客厅,就听见陆远声的尖酸嘲讽,“你以前在穷乡僻壤怎么丢人现眼我可以不计较,但往后你生活在这个家里,胆敢做出一点损害陆家名声的事情,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陆远声斜睨着我,算是给了一记下马威。

想来,他没少调查我在岚县那些破事儿,底子摸得门儿清。

“孩子刚回来,你说这些难听的做什么?”方晗芝走到我身边,搓着我的手嘘寒问暖,含泪凝噎。

看着她松弛的眼角挂着的残泪,我差点就被感动了,差点就以为当年她推我妈下楼的恶毒婆娘和她没半毛钱关系。

我笑了笑,推开方晗芝的手,冷言道,“方晗芝,咱们倆都是明白人,您就别搁我面前演什么母爱如山了。”

方晗芝一愣,笑得有点尴尬。

“怎么和你大妈说话的?!死丫头,一点规矩都没有!马上给你大妈道歉!”陆远声猛地起身,抬手就是一巴掌招呼我。

好家伙,这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哪儿像是病秧子?

我被打得有点懵。

当然要还回去!

我一脚踹在陆远声肚子上,他疼得眉毛皱起来,一口一句死丫头的骂,抄起茶几上的杯子就往我脑袋上砸,我被方晗芝挡着,没来得及躲开,那杯子就落在了我额头上,疼得我两眼冒金星!

很快,我就闻到了鲜血的味道。

我怒了,冲上去拽着陆远声的衣领便要开揍,可就在这时候,背后忽然有人叫我名字。

“知微!”

我寻声看去,看到我的大姐---也就是方晗芝的亲生女儿陆婉琛。

以及陆婉琛身边站着的高大伟岸的男人。

他也看了我一眼。

啊,去他妈的。

我心都凉了。

 

003,狗血

  天地良心,我从未想过会和这个男人再见面。

那人还是陆婉琛的未婚夫。

生活真是给了我好大一盆狗血!

我有一瞬的不知所措。

陆婉琛施施然走上前来,一脸严肃地扯了我胳膊,“你脾气给我收敛下!爸爸病刚好,不能动气。”

她举手投足间都是优雅高贵的名媛范儿,随身而来的气场强大凛然。

也是,没这点气势,怎么坐得住陆氏集团执行总裁的位置。

我冷笑,“那是他自找的。”

我假装不经意地扫过她身边的男人。

男人萧索的眸光里仿佛有无边无际的海面,平静深邃得叫人不自觉掂量自己的分量。

“那我就多花点时间,好好教你。既然现在你回了陆家,就把从前那些坏毛病都通通扔掉。”陆婉琛一边将大衣递给保姆,一边漫不经心地介绍道,“景行,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妹妹,知微。本打算日后再给你介绍的,没想到今天这么凑巧遇上。”

他逡巡地扫了我一眼,招呼都不屑,对陆婉琛道,“和你不太像。”

陆婉琛扬眉一笑,“我们同父异母。知微性格热烈一些。”

“领教过了。”一声若有似无的轻哼,从他恣意的嘴角轻描出来。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满不在乎地忽略掉。

很好。

一开场就是好戏。

……

因着有外人在,加上陆婉琛的劝说,陆远声没再收拾我,叫我滚上楼反省,别丢人现眼。

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简单处理了下额头的伤口,马不停蹄打开手机谷歌那个叫做傅景行的男人。

但叫我失望的是,谷歌出来的资料寥寥数语,都是无用的废话。除了知道他曾留学美国,名下有一间金融公司外,再无更多详尽资料。

直到晚间吃饭,保姆才来叫我。

餐桌上,他和陆婉琛坐在一起,举止优雅,谈吐不咸不淡,倒是陆远声像条八爪鱼一心想往上扑,关切周到得叫人浑身鸡皮疙瘩。

一个普通的金融公司的老板,值得陆远声这么费尽心思讨好?

不对。

我对这个男人起了疑心。

饭后,我离席上楼,去露台吹风。

没过一会儿,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别墅门口,司机下车走远了几步站着,目不斜视,训练有素。

须臾,陆婉琛挽着傅景行的胳膊出门,俩人你侬我侬的说着什么。

他穿着西装三件套,身形洒脱,俊朗无双。这样光芒四射的男人无论放在哪里都是最扎眼的,怪不得天之骄女陆婉琛那么稀罕,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没过一会儿,傅景行站在原地目送陆婉琛进门。

瞬许,傅景行忽然抬头,撞上了我的视线。

那眼神,像是早就知道我站在露台上偷看。

我朝他扬了扬眉毛,遥遥说了句“又见面了”。

他松了松领带深深看了我一眼,姿态有些不屑,还有些恣然,嘴角轻轻一瞥,然后转身萧然上车。

全然没把我当回事。

那不屑的眼神,更像是威胁和警告。

我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

这王八蛋,吓唬谁呢?!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未删节版内容】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orzojp.com/geyan/13163.html
(本文来自皓哥娱乐整合文章:http://www.orzojp.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orzojp.com ©2017 皓哥娱乐

皓哥娱乐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